健康新闻

别错过了婚姻在生命中的二次成长过去不能成为束缚将来的理由

  筱敏在《山峦》中写道:西伯利亚硬利的冻土上,竟然有莹蓝得如此温软的贝加尔湖。

  生而为人,选择不了自己的前半生,却可以造就自己的后半生。父母和人生伴侣就是影响生命路程的重要角色。

  婚姻中无法改变他人想法和行为,但一定要懂得让自己在婚姻里迂回,而不是因为他们的过去遭受过什么。

  儿时的艾丽西亚,差点被母亲带着自杀,而父亲却希望死的是她,让艾丽西亚感到自己没有价值。

  在父亲去世后,她自杀未遂。长大后的她成为了绘画艺术家,与自己相爱的丈夫结婚,她把婚姻生活调剂的很好。

  但是她却遭受到莫名的偷窥跟踪,而这一切在丈夫看来是她的心理疾病犯了,但艾丽西亚清楚地知道自己并没有生病。

  西奥是一名心理治疗师,他开始接近艾丽西亚,想让她说出真相,可是沉默的艾丽西亚却是在等待着那个人的真面目。

  西奥渴望被爱,在得到自己所爱时,却因为儿时在原生家庭中不被认可,无法承受别人对自己再次的离弃。

  而艾丽西亚虽然生于原生家庭,但是她有自己热爱的艺术,没有察觉老公的情变,而是缺少真正的沟通。

  若是当时艾丽西亚能察觉丈夫的出轨,有所防备,也许俩人都能幸免,但是婚姻不易,谁也料想不到结局。

  不管好还是坏的婚姻都会给人带来成长,有些人儿时经历过坎坷经历的人,在婚姻里却能让自己获得重生。

  也许原生家庭会布下人生的荆棘路,是穿着鞋走还是赤脚走,相信做决定的是我们而不再是父母。对于婚姻遭受到的伤害,我们可以选择不原谅,但绝不是以极端的行为,去报复别人而伤害到自己。

  心理学家罗杰斯曾说:不是每一个人都能在出生后就被很好的善待,但好在,即使你经历过再糟糕的童年,受尽了折磨和虐待,都可以走出去通过另一个环境、另一个人重塑人生。

  父亲安排陈小春去种田,为了防止他逃跑,就用脚链锁住他的脚,像对待猴子一样。而母亲担心他出去玩,不管弟弟妹妹,也用脚链锁把陈小春锁在在家里,不让出门。

  陈小春被迫小小年纪就辍学养家,为了赚钱他几乎干遍了所有能干的活儿。因为过早的尝尽了人情冷暖,又没有父母的关爱,陈小春的性格就变得冷漠暴躁,而且缺乏安全感。

  进入娱乐圈后,也谈过好多个女朋友,可是却没有人能真正走到他的心里,直到遇见应采儿。而应采儿的家庭与陈小春的截然相反,她出生在一个家境优越而且充满爱的家庭中。

  按理说,这样的性格很难会幸福,但是自从结婚后,日子却越过越幸福。陈小春这样说过应采儿:她教会我享受,带给我阳光。她就像冬日的暖阳,照进了陈小春的心里,驱赶了他心里的阴霾,也治愈了陈小春在原生家庭所受过的伤。

  过去也许是人格形成的重要因素,但不应该是羁绊自己变得更好的理由。翘首未来,就是前途不明的幻想家,未来可期;而回首过去,就是沉溺回忆的守候者,一事无成。

  婚姻是每个人角色在发生改变的时期,有的人不仅疗愈了自己,也治愈了伴侣,如果一直以婚姻前的状态与人生活相处,那么这样的婚姻生活一定不会理想。

  《菜根谭》中讲道 鱼得水逝而相忘乎水,鸟乘风飞而不知有风。意思是鱼有水才能优哉优哉地游,但是它们何尝明白自己置身水中呢?鸟借风力才能自由自在翱翔,但是它们却不知道自己置身在风中。

  著名歌星彭佳慧5岁丧父,不到半年,母亲要改嫁,不方便拖油瓶,毅然决然地扔下她跟妹妹,还打了苦苦纠缠自己的亲女儿一个耳光。

  彭佳慧和妹妹是靠种莲雾的爷爷奶奶抚养长大的。家境不好,她十四五岁就开始勤工俭学。剪过毛豆,装配过电子零件,在牛排店端过盘子,给名牌包包处理过线头。

  生活只能如此,好像也没什么可抱怨的。当奶奶去开家长会,同学嘲笑你妈好老时,彭佳慧依然感觉到自己生命中有一块是永远缺失,无法弥补。

  彭佳慧结婚的时候,给母亲发了请柬,老太太都没来。很长一段时间,彭佳慧提起母亲,说自己只能理解,不能体谅。

  在这样一种残缺的原生家庭中成长,彭佳慧成年后,对爱情有一种很强的攻势,甚至可以说是占有欲。

  命运总是公平,如果自己不放弃,它很难将一个人逼到走投无路。在酒吧驻唱,还让彭佳慧认识了现任丈夫王丕仁。

  王丕仁求了三次婚才最终抱得美人归。第一次,他带着大钻戒来求婚,被彭佳慧无情拒绝。第二次再被拒。第三次,彭佳慧演出归来,王丕仁带着百朵玫瑰接机,彭佳慧终于答应,但提出不生孩子的要求。

  没想到王丕仁连这个条件都答应了,结婚后,彭佳慧还是生了对双胞胎,虽把大多数的时间都用在陪伴家人上,但也没放弃歌唱事业,生活过得幸福美满。

  每个人都会向往婚姻家庭的幸福,要懂得在婚姻中的自我价值定位,才是在追求婚姻家庭的幸福美满。

  而婚姻也成为很多人的二次成长,他们再婚姻生活中理解了包容、信任和爱的真正含义,能从过去手中寻回作为成年人本应拥有的各种权利,以及生而为人的大部分尊严。

  《安徒生童话》里就讲过这样一个道理:只要你是天鹅蛋,就是生在养鸡场里也没有什么关系。决定你人生的,从来都不是过去,或者是原生家庭的遗留的创伤,而是你本来最稀贵的自我价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