健康新闻

用青春完成一场延续69年的相遇

  建军93年来,我军在各个历史时期、不同战场上涌现出一大批荣誉功勋连队。它们拥有一个个比数字番号更如雷贯耳的英雄“名号”,一面面标定辉煌功勋的战旗,承载着人民军队永远的军魂。

  战旗飘飘,承载荣光,接力传承。人民军队迎来93岁生日之际,《军营观察》推出“战旗飘飘·英雄连队的新时代风采”系列报道,讲述英雄连队传承红色基因、担当强军重任的故事,唱响新时代的英雄战歌。

  “69年前,我们连队血战鸡雄山,有25名前辈就牺牲在这里。”林诗盛介绍说。

  北纬38度,东经127度,那个距离上甘岭0.4公里的小山头鸡雄山,主峰比上甘岭还高6米。

  此刻,凝视这个小点,林诗盛和前辈们穿越69年的历史烟云,在地图上相遇了——1951年夏天,连队在鸡雄山鏖战17个昼夜,阻击敌军一个加强营的兵力,守住了阵地。

  此后69年,像是启动了一个预先设定好的程序,每一名来到连队的官兵,都从英雄的前辈们手中接过战旗,用青春完成了这场延续69年的相遇。

  对于今天的许多年轻人而言,鸡雄山是一个相对陌生的地名,鸡雄山阻击战斗更是被历史尘封的一页。

  69年前,朝鲜战场,第三野战军九兵团26军77师230团一营二连,用毙敌740余人的战绩,换来了“鸡雄山阻击战斗英雄连”这面战旗。

  自1952年从朝鲜凯旋归国,这个连队不断发展壮大。几十年来,他们默默无闻,但对一支军队却是不可或缺的存在。

  2017年,连队转隶海军陆战队某旅四连,化身有着“陆地猛虎、海上蛟龙、空中雄鹰”称号的尖刀利刃,承载着世人眼中的许多高光时刻。

  7月23日凌晨,暴风骤雨相携而至。连队正在野外驻训。风吹歪了打着地钉的帐篷,水漫透了官兵们的睡袋。

  尽管几小时前已经再次加固了帐篷和车辆,林诗盛还是有些忐忑。他走入夜色巡视,风推着他一直跑。

  那天夜里,在狂风怒号中,林诗盛突然想起自己第一次和战旗“说线日,福建男孩林诗盛穿越1700多公里,来到军营。那天,驻地正飘雪,天地一白,“除了心热,哪都冷”。也是那一天,19岁的他第一次听班长讲鸡雄山的故事。

  下连第一天,林诗盛特意去了趟荣誉室。一面打着补丁的战旗,静静地躺在玻璃展柜里。战旗上那斑驳的破洞、残留的污迹、破损的毛边,仿佛都在对他说话。

  战旗旁,是一张同样充满年代感的老照片。黑白照片的画面已经不太清晰,但林诗盛惊讶地发现,那个代表连队受领“鸡雄山阻击战斗英雄连”荣誉称号的年轻人,脸上竟然没有一丝表情!

  双手举着战旗的是“一级人民英雄”王兆才。他消瘦的脸庞上双唇紧绷,英武的眉毛下,一双眼睛里既没有喜悦也没有悲伤。

  很快,全旅举行大比武,刚入伍不久的林诗盛报了名。那天,他一个人转到了荣誉室,一坐就是两个多小时。战旗上的破洞,把林诗盛带回到了当年的鸡雄山战场——

  副排长王兆才带领一个排,阻击敌军一个加强营的进攻。从拂晓战到黄昏,阵地上只剩下他和最后一名战士。眼看阵地要被占领,王兆才带头冲锋,又把阵地夺了回来。这一战,王兆才一人杀敌50多人。

  这是一场怎样的战斗啊!林诗盛面向战旗问前辈,“您是怎么做到以一敌百的?”

  特训营里,林诗盛每天给自己“加餐”,别人跑5公里,他就跑8公里。集训结束,他累积跑了近两千公里,“跑着都可以回趟福建老家了”。

  那次比武,全能第一名和三等功拿到手,林诗盛才觉得“总算是没给前辈们丢脸”。

  从那之后,遇到困难时、当上班长时、快要比武时、提干成功时,甚至情绪低落时,林诗盛都要往荣誉室跑。看着那面战旗,他总觉得有好多线年,连队移防前,林诗盛又去了趟荣誉室。

  因为要搬家,战旗没放在往常熟悉的位置,林诗盛有些不习惯。弯下腰,他摸着那个装战旗的箱子问,“前辈,你们怕过吗?”

  1951年6月24日,敌军两个连进攻鸡雄山,阵地上只有八班坚守。战壕打没了,子弹打完了,战士吴步伦只剩最后一颗手榴弹。被两名敌人抱住后,他拉响了手榴弹……战斗打了整整9个小时,八班全员壮烈牺牲。

  那一年,林诗盛在连队组建训练强化班。很快,他又当上了全营训练强化班的教官。第二年,他参加了海军陆战队狙击手集训。7个月的集训一结束,他去带新兵,新兵排又拿了个第一名……

  经历了一天的雨打风吹,7月23日傍晚,一道彩虹横跨海湾。那是林诗盛见过最大最美的彩虹。

  电视机前,所有眼睛都睁得溜圆。雄壮的《钢铁洪流进行曲》响起,战旗方队缓缓驶过广场。

  连队每名官兵都在瞪大眼睛寻找“鸡雄山阻击战斗英雄连”的战旗。可是,谁都没看到!

  “战场上,我们连战士尤益秘,双腿被炸断,躺在战壕里继续向敌人扔手榴弹。和平年代,我们连战士盛习友,跳河救人光荣牺牲。”到连队8年了,这面战旗的故事,向文听过无数次。

  扛着自己连队的旗帜参加国庆70周年大阅兵,对向文来说只能成功,不能失败。

  87天的阅兵训练,枯燥得像夏日蝉鸣。负重训练时,向文腰上的旧伤犯了,经常半夜疼醒。黑暗中,他躺在床上,数着战友们的鼾声。

  盛夏的北京,烈日骄阳,本来就爱出汗的向文,军装没有一天是干的。吹惯凉爽海风的他,长出一身痱子。

  战旗方队的训练,有个环节是“分享战旗背后的故事”。第69天,轮到“鸡雄山阻击战斗英雄连”上台。

  向文手忙脚乱地找资料,603.9米、17昼夜、25名烈士、44名功臣……这些以前熟悉却遥远的数字,在撰写演讲稿时,变得清晰而具体——

  持续17个昼夜的鸡雄山阻击战,有一天竟打了17个小时;排长宋兰君带领两个班,打退敌人4次冲锋,杀敌150多名。

  副排长王兆才,耳朵被炮弹震聋了,还坚持战斗。“他是听到牺牲战友的呼喊了吗?”向文忍不住想。

  战士吴步伦,拉响最后一颗手榴弹。“说不定,他还没我大。他爱笑吗?他什么也没有留下吧?”写着写着,向文的手有些发抖。

  演讲稿写得很慢——敌人有100余门大口径火炮、10余架飞机和27辆坦克,一天内落在阵地上的炮弹就有近万颗。我们有什么?我们有铁骨铮铮的勇士!我们有保家卫国的决心……

  向文想起从连队出发来北京那天的场景。战旗交接仪式上,在全连战友的注视下,指导员把荣誉室那面战旗交到了他的手上。

  和手中这面为阅兵定制的崭新战旗比起来,那面战旗又小又旧,轻飘飘的。向文一遍遍重温接过战旗时手中感受到的分量。

  挑选擎旗手要求非常严格,全连只有向文一个人符合标准。这就意味着,一旦他被淘汰,他们连队的战旗就要由别人来擎。

  向文咬着牙、憋着劲。“这旗是从战场上带回来的,沾着前辈的鲜血,我怎么能交给别人!”他紧绷着一根弦儿。

  那是一次模拟演练,排名靠后的擎旗手没有资格上场。“我回头看了一眼,很多留下的战友都哭了。”一排排高大魁梧的男子汉们,一个个抹着眼泪,只因不能举着自己单位的战旗上场。

  “这场战斗注定青史留名,至今仍是外军院校的重点研究课题。而我们,有什么理由不战斗!”向文以这段话作为结语,完成了自己的演讲。

  “越是最后,压力越大,让我感觉不能有一丝松懈。时间,再快点吧!”这样一条动态,出现在向文的朋友圈里。

  这一刻,战场的冲锋号和雄壮的军乐声,同时在向文脑海中响起,两两相合,妙不可言。

  7月9日,新上任的指导员张凯第一次感受连队特别的点名仪式。“王兆才”,“到!”

  “顽强坚守,永不退缩!”呼号声如惊雷一般,在张凯耳畔“炸响”。他记起了教导员郭占强的那句叮嘱:“这是个英雄的连队!要担得起肩上的担子。”

  那一次,连队参加上级比武考核,列兵刘庚爬铁丝网时,头被剐伤鲜血直流,却仍然坚持冲到终点,取得新兵组第一名。刘庚说:“和我们牺牲的前辈相比,训练受点伤算啥。”

  那一年,连队赴朱日和参加对抗演习。发起冲锋时,班长赵天元孤军深入直击蓝军“心脏”。连队在这次演习中摘得“标兵连队”称号。赵天元说:“每次答‘到’,都觉得前辈在看我们,不拼命都心虚。”

  换装很简单,脱下“迷彩绿”换上“海军蓝”;转型却很困难,一切都要摸着石头过河。

  “排长,你说,到底啥叫海军陆战队?”赵天元问黄天乐。一开始,两栖步战车还没配发到连队,训练没处下手,大家很迷茫。

  黄天乐也答不上来,“那我们就用最笨的办法,对着教材,看着视频,边想边练!”

  练随舰协同时,他们“画地为车”,用粉笔在地上画出登陆舰和步战车的形状,模拟练习。

  “后来,来了两辆真家伙,大家别提多兴奋了!”赵天元回忆说:“有三四个月,我们天天泡在车场,白天上手练习,晚上学习保养,都是半夜一两点才睡。”

  新调入的装甲技师李远洪成了最受欢迎的“大红人”,新排长、老班长都缠着他取经。贾新港、吕光辉、雷青青……一大批技术骨干迅速成长起来。

  新装备正式入列后,官兵直接驾车开赴演训场。不久后,连队培养的骨干又被其他单位“借”去当起了“师傅”。

  泛水编波、抢滩登陆、乘舟射击……每一项本领都要从零起步。去年,连队在外驻训整整8个月。

  蛙泳训练时,赵天元被水母蜇伤了。他涂了点药,又下水了。“海里一泡大半天,被水母‘叮’一下,还不是常有的事?”赵天元说得轻松,“你看,大家都晒得脱皮流血,晚上睡觉只能趴着,不也都习惯啦?”

  乘舟射击,难度大。一开始,大家找不到窍门。林诗盛趴在船上,反复感受浪涌,“体会它,研究它,掌握它,利用它”。

  渐渐地,林诗盛终于能抓住浪花“安静”下来那一秒了。“全营的两栖狙击手都是我带出来的。”林诗盛说起来不无得意。

  “在野外一驻就是大半年,娃生病了,都顾不上……”班长雷青青说,“刚从陆军转过来那会儿,什么都不会,真是太难了,不苦一点怎么能赶得上?”

  3年,从陆战到两栖作战,从单一作战到多样化作战。“能上天、能入地、能下海,我们海军陆战队全域作战,每个队员都是尖刀!”当初问排长的那个问题,如今赵天元有了答案。

  亚丁湾护航,海军陆战队到了;也门撤侨,海军陆战队到了;国际军事比武,海军陆战队到了……

  暴风雨后,跨越天际那道巨大的彩虹,张凯和战友们也都看到了。“能来这个英雄连队当指导员,是我的幸运。”他说。

  眼前是一望无际的“绿色海洋”。一人多高的玉米秸秆从黑土地里吸足了养分,迎着骄阳,正奋力地向上吐露新芽。

  向日葵为什么总是向着太阳?在植物体内有一种被称为生长素的物质,如同人体内的生长激素一样,负责给细胞传达信息,指挥植物的生长发育。

  风力发电是一种可再生的清洁能源。我国近年来大力发展风电产业,已经成为风电大国,总装机容量世界第一。翼型是构成风力机叶片的基本要素,是风力机叶片设计的基础。

  高温气冷堆被称作“傻瓜堆”——发生异常情况时,该堆可以在不需要任何人为干预的情况下保持安全状态。这对视安全为生命线

  写诗、作画、谱曲、跳舞、开演唱会、当主持人……近年来,人工智能(AI)持续介入文艺创作活动,在丰富文艺创作手段和文艺表现形式的同时,也对传统的文艺观念、艺术形态等产生巨大影响。

  近日,国内首套低压直流电能质量分析仪在国网河北电科院投入使用,并率先开展多个低电压等级直流电能质量测试分析。

  当前,我国正在开展第二次青藏高原综合科学考察研究。虽然科学考察已经取得了不少新发现,但是人们对这片雪域高原的了解还远远不够

  耕作层是耕地的精华,是粮食生产之本。黑土耕地耕作层有机质含量高、土壤肥沃、土质疏松,尤为珍贵,建设占用后如不抢救,就将永久损失,对粮食生产能力影响巨大。

  据了解,丰台区已经对两个年度新认定、新入区高新技术企业开展一次性奖励兑现工作,目前,已为621家企业拨付政府支持资金1.863亿元。

  三北工程,指在中国三北地区(西北、华北和东北)建设的大型人工林业生态工程。工程分八期进行,占我国国土总面积的45%,被誉为“绿色长城”。

  近年来,海南省坚定不移地加快建设中国特色自由贸易港,大力发展“四大主导产业”,精心培育“三大未来产业”,不断夯实实体经济基础,形成结构更合理、支撑更稳固、竞争力更强、效益更好的现代产业体系。

  他就是陆军工程大学教授钱七虎——我国现代防护工程理论的奠基人、防护工程学科的创立者、防护工程科技创新的引领者,防护工程和岩石力学专家,中国工程院首届院士。经过深入调查思考,钱七虎决定大胆采用刚刚兴起的有限单元法,但这涉及到大量的工程结构计算。

  7月30日,当记者穿过高低错落的亭台楼阁和汩汩喷涌的文济泉,抬头望见,高台之上,天禄麒麟守护着大气磅礴、充满汉唐雄风的文济阁。

  近来全球多地又见极端热浪,一些地方高温打破历史纪录,民众健康、农业生产、生态环境等受到威胁。

  “新电商产业发展给青年人创业就业提供了非常好的渠道,吉林省也出台了一系列支持政策,不断加大人才培训力度……”第二届中国新电商大会日前在吉林长春举行。其间,吉林省电子商务学会秘书长王昆向记者讲述起新电商给社会民生带来的种种变化。

  如今,育种手段的科技含量越来越高,周红英看到自己选育的种子一步步走向市场,被农民接受,更是无比开心。

  每年的开学季,位于重庆青木关镇的青木关地下河观测站点,都会吸引一大批西南大学地理科学学院的博士生、硕士生前来实地考察与研究。

  空军运油-20和歼-16飞机开展海上方向空中加油训练(资料照片)。届时,空军将选派现役主要装备参加空中飞行展示和地面静态展示,系统展现空中作战、地面防空、预警探测、空投空降等装备建设情况。

  7月28日下午,以“虚实相生,未来已来”为主题的2022全球数字经济大会互联网3.0峰会在京成功举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