健康新闻

再见日本传奇地标被拆!这座大师胶囊塔曾倍受追捧

  早在去年底,就传出大楼要拆除的消息,楼内居民已经在今年3月31日全部搬走。

  拆除当天,不少日本市民前往看胶囊塔最后一眼,并拍照留念。有人感慨,小时候常从这里路过,一定要赶来告别。

  这座 由140个相同的胶囊体错落拼装而成的 建筑,在五十年前刚刚诞生时,就是东京银座的地标。

  它是已故日本建筑大师黑川纪章最负盛名的作品。黑川纪章 曾与矶崎新、安藤忠雄并称“日本建筑界三杰”,是上世纪60年代“新陈代谢”运动的代表人物。

  他曾经预言,胶囊塔至少可以屹立两百年之久,如果不断更换新的胶囊来替代旧的,甚至可以永远存在。

  按计划,胶囊塔本应每25年更新一次,由于更换难度太高,从未实施。如今, 雪白的外墙因维护不佳布满岁月的痕迹,也标志着大楼渐渐走向消亡。

  还未一睹胶囊塔真容的朋友不用觉得遗憾,黑川纪章事务所决定将其中部分胶囊体转让给博物馆收藏。

  上世纪70年代的日本正经历经济腾飞,年轻人疯狂涌入东京等大城市,造成房价飙升,交通拥堵。

  于是,在寸土寸金的东京市中心,它成为了单身上班族的福音。不仅每间10平米的房间五脏俱全,从大楼出发前往新桥地铁站也不过10分钟。

  这是因为多达140个胶囊已经预先做好。如同拼积木一般,它们被用四枚高张力螺钉固定在了水泥浇筑的核心筒上,就成功组装成了一栋分别高11层和13层的双子塔。

  只有10平米,每间胶囊却能满足休闲、活动、收 纳的功能,家电床位一应俱全,还有独立卫浴,完全足够一个成年人的日常起居。

  不过,房内没有设置厨房和洗衣机,那是因为对当时疲于加班的工薪阶层而言,这两件事通常都在家门外解决。

  紧凑的布局、纯白的立面、简洁的线条,再加上独特的大圆窗,很容易让人联想到轮船或者空间站的舱房。

  墙上镶嵌着内置的电视、音响等索尼的电器,拉开门板可见储物架,还有一张活动书桌,需要用的时候才放倒,可谓把空间利用做到了极致。

  对黑川纪章而言,城市和人体一样,需要适应环境的灵活性。因此,它应当不断更新、变化,由新的细胞来替代旧有细胞,从而焕发生机。

  他设想得很完美,如果每隔25年更换一次胶囊,整个大厦可以至少存续200年,经过自体的新陈代谢,就能永远年轻。

  甚至,每隔一段时间,胶囊们还可以拆散重拼一次,这样住户们就能得以享受到不同的采光、通风环境,还能眺望变换的城景。

  建成至今,中银胶囊塔接待了来自世界各国各个年龄层的人,其中不乏建筑师、设计师和电影制片人等。除了住宿,不同的房间还被用作工作间、办公室,经历了丰富的创意型改造。

  2018 年开始,胶囊塔推出了月租计划,更有多达两百人得以体验一个月的胶囊生活。

  其中与MUJI合作的房型最为火爆,其月租为12万日元,约合人民币7000元左右,里面的装潢和家具皆由MUJI设计。

  当时,他第一次提出了“胶囊屋”的概念,表示,自己看到的未来,是个人对于自由流动的追寻。

  胶囊塔背后的中银地产,正是看到了他在世博会上的惊人创造,决定邀请他来设计一座跨越时代的公寓。

  中银胶囊塔自建成已有近五十年,没有一个胶囊被更换。并且,由于管理不善,老化的管道影响了热水使用,破损的墙体也带来了石棉污染,不少废弃的胶囊内甚至布满霉斑。

  尽管前些年胶囊塔展开了拍摄租借、民宿出租等业务,最终还是难以为继,在今年,彻底失去了生命力。

  不过,即便客观上这栋楼不再适合居住了,它也没有悄无声息地淡出视线,反而得到了不少来自民众和名流的惋惜。

  2014年,胶囊塔的住户前田先生发起了一项“再生计划”。此前,计划主要通过导览服务,月度出租等试图让大楼重返生机,如今则希望能尽量多地购买并保留胶囊,将它们捐赠给博物馆,或者改造成新的居住空间。

  再生计划的最新众筹将在月底结束,目前已筹集了超过500万日元,是目标金额的5倍。

  同为黑川纪章作品的埼玉县立近代美术馆,已经有幸获得了一个胶囊展品。著名的巴黎蓬皮杜艺术中心也表示了兴趣,但因为暂无可用胶囊,仍在排队等待。

  除了留作新陈代谢派建筑的纪念,对很多日本民众来说,这些胶囊同样也承载某种情怀。

  在缅怀那座曾经高耸于银座的塔楼时,他们缅怀的,可能也是那个憧憬着美好未来的复兴时代。

  胶囊塔建成后一年,黑川纪章用同样的胶囊给自己打造一座私人别墅——胶囊屋K。最近, 通过他儿子黑川美雄的发起的众筹,这座小屋得以修复和保护,并在7月第一次向公众开放。

  别墅位于日本长野县的山坡上,可以将脚下美景尽收眼底。这些从城市里来的胶囊在这里完全变了模样,像真正的细胞般,有机地融入了山林。

  以一楼的客厅为基底,共有四个胶囊体附着其上,分别是两间卧室、一个茶室,以及一间厨房。

  与银座的纯白不同,整个客厅都采用了原木陈设,连通二层空间的旋转楼梯也是由木材打造,完全没有太空舱的影子,而是显得自然雅致。

  乍一看,榻榻米、炉、屏风都是传统日式风格,唯有正中的圆窗宣告了自己的独特。

  尽管中银胶囊塔即将消失于东京银座,但无论是这座林间小屋,还是陆续会出现在世界各地作为展品的胶囊房间,仍在继续讲述着关于黑田纪章和新陈代谢派的故事。

  人类无法精准地预知未来,但至少,身处一颗胶囊中时,我们可以看见一位建筑师祈愿大庇天下,让城市生生不息的梦想。